新浪新闻客户端

贾浅浅未入选作协新会员名单

贾浅浅未入选作协新会员名单
2022年09月02日 15:45

  9月2日,中国作家协会发布关于2022年会员发展情况的说明。中国作协书记处认真听取各方意见后,研究决定不将贾浅浅列入2022年新会员名单。详情↓

  关于2022年会员发展情况的说明

  根据中国作家协会章程和入会办法要求,个人提出入会申请,应由省级作协等团体会员单位推荐,中央和国家机关的申请者应由两名个人会员推荐。对于从事文学创作的申请者,应符合下列申请条件之一:在中国大陆公开出版独立创作的文学作品不少于3部;在全国公开发行的文学期刊或报纸,发表作品不少于15万字,并在中国大陆公开出版独立创作的文学作品不少于1部;在全国公开发行的文学期刊或报纸,发表作品不少于30万字。会员发展申请审批程序包括网上填写申请、团体会员单位同意推荐、专家咨询、书记处同意公示、书记处审批公布等环节。

  2022年共有2211人符合入会申请条件。中国作协组织专家咨询评议,经投票产生推荐入会名单。8月16日,中国作协书记处同意将名单予以公示,征询社会意见。

  名单公示后,引起广泛关注。其中,贾浅浅引发争议。中国作协书记处认真听取各方意见后,研究决定不将贾浅浅列入2022年新会员名单。

  今年,中国作协吸收了一批优秀的作家、评论家、文学编辑、文学组织工作者入会。其中,45岁以下332人,新文学群体228人,基层作家和文学工作者的比例超过70%。

  感谢社会各界对中国作协工作的关心,对作家队伍和文学事业的支持。今后,我们将继续广泛听取社会意见,进一步做好会员发展工作。

  中国作家协会

  2022年9月2日

  相关报道:中国作协会员发展公示已过期,新名单未公布,贾浅浅争议如何化解?(大河报)

贾浅浅贾浅浅

  大河报消息,近日,中国作家协会公布了944名拟发展会员名单,贾平凹之女贾浅浅也在名单之列,其此前被指部分文化水平不高的诗歌再次引发热议。

  对此,中国作家协会工作人员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包括贾浅浅在内的拟发展会员,均是按照程序进行评审上报。对于网友质疑的问题,将会记录核实。

  “公示结束之后,我们将会把公示期收到的情况,以及核实的情况再次上报到书记处,书记处开会确认之后才会公布(正式)名单,一般就是在几天内。”该工作人员称。

  《中国作家协会2022年会员发展公示》(以下简称“公示”)显示公示时间为2022年8月17日至8月23日。

  8月26日,大河报·豫视频记者登录中国作家网查询,未找到正式公布的会员名单。

  记者多次尝试拨打公示中的联系电话,均无人接听。

  最早公开质疑者:希望文学的交给文学,让读者自己去评判

  公开资料显示,贾浅浅,1979年生,中国当代作家贾平凹之女,文学博士,西北大学文学院副教授,曾任西安建筑大学文学院副教授,鲁迅文学院32届高研班学员,主要从事文学研究,闲暇之余诗歌创作,作品散见于《诗刊》《作家》《十月》《钟山》《星星》《山花》等,出版诗集《第一百个夜晚》《行走的海》《椰子里的内陆湖》。

  文豪之后,作品傍身,头衔加持,在被网络熟知以前,贾浅浅在诗歌圈小有名气。2017年,贾浅浅成为陕西省青年文学协会会员。在同年的报道中,贾浅浅已经是陕西省青年文学协会的副主席。贾浅浅是2019年封面新闻、华西都市报“关注青春,擦亮星光”评选出的年度十大诗人之一。此外,贾浅浅作为代表参加第35届青春诗会,出席第八次全国青创会,荣获第二届陕西青年文学奖·诗歌奖。

  在业内受到专业认可,在网上怎么就翻车了?记者搜索到一篇贾浅浅最早被喷的文章,由《文学自由谈》微信公众号在2021年1月28日发表的《唐小林:贾浅浅爆红,突显诗坛乱象》一文。

  文章中写道“贾浅浅的诗歌完全属于一种‘回车键分行写作’。这种白开水似的‘浅浅体’诗歌,最显著的特点就是把无聊当有趣,把废话分成行——仿佛是一路狂按回车键的产物。”

  另外文章作者也不认可作家、诗人对贾浅浅的夸赞,作者表示“无论张清华们怎样海侃神吹,始终都改变不了贾浅浅诗歌变态、污秽、猥琐、平庸的性质”。

  而贾浅浅的几首被指“屎尿屁”“回车体”的诗歌,遭到了一波又一波网友的嘲讽,甚至有网友开始了模仿创作,如网友“fang”:我/本来/不会作诗/因为学会用回车/所以/学会了/作诗。

  在“浅浅体”再次被网友群嘲后,之前对贾浅浅嗤之以鼻的唐小林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表示已关注到网上言论,但不方便发表个人意见,希望文学的交给文学,让读者自己去评判。

  争议已久,曾有多位专业人士发声

  除了嘲讽,也有少量网友、作家、学者提出了反对意见,表示要从贾浅浅整体作品上来评价作者,贾浅浅并表示所有的文章都是这种风格,并列举《椰子里的内陆湖》中《椰子》一诗:有些海水被系在了椰子里/成为安静的内陆湖/它拒绝参与时光的扎染/像古文中的宾语前置/你只能垂手站立/仰望于它

  中国现代文学研究会会员荣光启是在这次争议中鲜有发声的专业人士。他表示:贾浅浅在诗歌造诣方面是够资格进入中国作家协会的,大部分国人对诗歌的理解还停留在古代,对新诗的了解不够深刻,网友以偏概全,贾浅浅是有很多好作品的。

  “她加入作协是很正常的一件事情,程序也是符合的,她的作品也是够格的,没有问题。大家对她有意见,是因为普通读者看准她写的讲自己的孩子的,屙屎屙尿的这种日常生活的这种小东西。读者会把这个东西放大,放大为她所有的东西都是这个水平。她写的诗的水平在当代的女诗人(中),这种比较偏于口语的风格中她是比较优秀的。就她的诗歌(水平)而言,她应该是比普通的中国作协会员应该是要高一些的。”荣光启说,“大家对她的意见仅仅是因为她的父亲是贾平凹,就像我们讨厌富二代一样,她是文二代。我们都会想当然的认为,她之所以加入中国作协、之所以有名、之所以在大学当教授什么的,都是因为她的父亲。(这件事)跟他的父亲没有直接关系。”

  去年2月份,贾浅浅第一次走进公众视野,也曾有专业人士发声。

  《中国诗词大会》冠军、《诗刊》杂志社编辑部副主任彭敏2021年2月3日在个人微信公众号“彭敏先森”刊文《贾平凹的女儿被骂上热搜:是谁不讲武德?》,对此事谈了自己的看法。

  彭敏以鲁迅和莫言的诗歌举例认为,“长期创作的人,谁一辈子只出精品,不写几首庸诗、烂诗或者游戏之作?”

  彭敏曾捧红草根诗人余秀华,他在文章中认为,“我们的生活本身充满了不洁之物(无论是物质还是精神层面),所以我们要允许不洁的诗歌存在,它像一面镜子照出了我们生活的某个侧面”,同时,艺术创作应该自始至终都是自由的,哪怕这种自由有可能被挥霍、被辜负。

  不过,目前《贾平凹的女儿被骂上热搜:是谁不讲武德?》这篇文章已不在“彭敏先森”微信公众号的文章列表中。

  如何看待贾浅浅诗歌引发的争议?新京报曾采访臧棣、戴潍娜两位诗人与评论者,2021年2月4日,发布了《贾浅浅诗歌引发争议:这场舆论风暴是不吐不快还是恶毒的发泄?》。

  对于贾浅浅的诗,诗人、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臧棣表示:“我觉得她是一个有才情的诗人。也是一个有发展前景的诗人。事实上,我也可以从贾浅浅的众多诗作里选出10首,令唐小林对诗歌的理解力原形毕露。严格地说,唐小林是一个彻头彻尾的诗歌外行。基本的审美感受力都没有。但这人也有一个他自己的‘长处’,就是对美好的东西有一种发自肺腑的变态的嫉恨,没法正常看待。”同时,对于屎尿是否能入诗,臧棣也给出了自己的看法:“当然。我的立场是,在现代诗的强力面前,一切皆可入诗。不要小瞧屎尿。庄子早讲过的,‘道在屎溺间’。所以,从大的立场讲,如果说我们的文学还有面对人生的真相人性的真相,那么,屎尿怎么就不能入诗呢?将屎尿跟诗歌对立起来,在现代审美的逻辑自恰上,完全不成立。所以,我觉得,唐小林以此来立论他的攻击,是一种下三滥的作派。非常LOW。波德莱尔代表了西方文化的‘审丑’,‘审丑’文化基本上是对人的丑陋的一种原罪式的批评,具有很强的道德讽喻意味。波德莱尔的做法是完全没有问题的。”

  诗人、中国社会科学院外国文学研究所学者戴潍娜介绍自己开会时见过贾浅浅,但没有交流,回忆其发言很真诚。“因为这个热点,才去读了一点她的诗,发现并不都是(被评论的那几首)那样子的,她也写过一些语感很好的诗。单揪住几行不放,这就跟郑爽事件里六小时的录音只放出几分钟是一种性质。但大众集体快感就是这样,抓住一个兴奋点,无限放大。”戴潍娜表示,“这是诗歌在这个时代的悲剧。你会发现,诗坛上真正好的诗,有力量的诗,或者哪怕就是贾浅浅个人最高水准的诗,是没有机会传播出去的。而最刺眼的东西会被无限放大,成为一个网络兴奋剂,成为能把所有人都吸high了的大瓜。我们这个社会没有耐心去读一行好诗,但一首烂诗,大家都饶有兴趣去踩一踩。”

  入中国作协再起争议,公众质疑的是诗还是程序

  截至目前,贾平凹、贾浅浅父女并未就此事发声,但公众的质疑并未平息。

  公众除了对贾浅浅文学水平的质疑,还有对贾浅浅身份的质疑,她是大文豪贾平凹的女儿,有着“文二代”的标签。贾浅浅曾在《我的父亲贾平凹》一文中公开表示自己曾借父亲的关系发表文章等描述,更让网友的怀疑更进一步。

  不可否认,贾浅浅的一些成就确实借了父亲的光环,但其自身也是有一定文学作品的。比如最近备受争议的作协会员事件,查看《中国作家协会个人会员申请审批办法》(以下简称《办法》),会发现成为中国作协的一员是有门槛的。

  《办法》中,申请者身份要求是:1。中国作协团体会员单位个人会员;2。中央和国家机关工作人员符合入会条件者;3。军队系统符合入会条件者。且申请者须在全国公开发行的文学期刊、报纸或有影响力的文学网站上发表过一定数量和质量的文学作品,有在中国大陆公开出版的独立创作的文学作品,“作品不少于15万字,诗歌按10行1000字记”。

  《办法》显示,对于主要从事文学组织工作的申请者,应在职在岗,并具备下列条件之一:(1)在省级作协、文联担任主要领导职务;(2)在地市级或区县级作协、文联担任主要领导职务5年以上,对促进当地文学事业发展有一定贡献;(3)在中国作协团体会员单位专职从事文学组织工作8年以上,成绩突出。

  《办法》还提到,“若申请者同时具有一定水平的文学创作成果,可适当放宽年限的要求。” “申请者特别优秀或工作特别需要的,可以适当放宽上述对文学成果的要求。”

  贾浅浅最终出现在《中国作家协会2022年拟发展会员名单》中,作协回应均是按照程序进行评审上报,但这个回答似乎并不能化解大众的质疑。

  贾浅浅此次进入作协会员发展名单到底是父辈光环加持,还是德才兼备?中国新闻社“国是直通车”发表评论文章《文学可以传承但不该世袭》:公众质疑不仅由于贾浅浅本人的双重身份,更是直指其诗歌“文学水平”不高。一直以来,文学的创作都是自由的,可以是阳春白雪,也可以是下里巴人,“好”没有统一的标准。但如果此类创作仅做个人娱乐,另当别论。若要公开发表,并以此作为“走社会”“抬资历”的敲门砖,就应该考虑公众情绪。接地气的文学作品那么多,为何你被批不雅?“二代”会承载更多公众期待,但这不是贬义词,也绝不意味着作家的子女不能当作家。文学鼓励传承,但不应该“世袭”。对于优秀的文学家来说,也不能仅仅是作品优秀,还应该注重家庭、家教、家风。

  来源:大河报

点击进入专题:

责任编辑:张玉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2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